七夕会·健康|神针世家

发布时间:2019-09-04 18:47:36 来源:竞博jbo-竞博竞猜-竞博电竞官网点击:36

  街道医院最近来了一位姓翁的老中医。

  

  画家老王好打乒乓球。常常在油画小组活动之后,直接骑电动车过来,旧旧的蓝大褂上色彩斑斑。这天,却穿得山清水绿,只呆在边上看。原来“网球肘”犯了,疼得不行。乒友分析,至少得养半个月。

  不料三天之后,老王又是色彩斑斓的赶来。我们劝他“别硬来”,“球有得好打呐。”老王眼乌珠一瞪说“好唻!”大家奇怪了,请教他遇到了哪路神医?老王说,街道医院最近从浦东请到一位老中医,姓翁,去扎了几次针,果然好了。老王使劲把肘部伸缩几次。我们敬佩地说“嗷——”我详细请教了地点和时间,准备陪家主婆去一下。因为她的左手,近半年来,只能抬高到120度。

  某下午到翁医生诊室,人坐得满满。医生六十岁左右,精神矍铄,迅速地给病人扎针。我们耐心坐等。忽而门外大叫:“让开——”只见两个年轻人,架着或者说拖着一个妇人进来,直嚷:“不会走路了不会走路了。”我们全站了起来。翁医生不动,冷静地示意他们让妇人坐下。不声不响听他们把话说完,翻完病历卡,知道他们已经在外科做过X光等等检查。叫把病人背对自己。在腰背和骶骨一带按压一番之后,助手递过几枚极长极长的银针,翁医生就这样隔着衣服,把针迅速地扎进去,动作迅捷得像投飞镖。慢慢屏气深捻数针之后,他叫妇人:“扶了桌子,站起来!”妇人哪敢站,头转来转去寻两个年轻人。翁医生命令:“自己站。”妇人咬咬牙一狠心,果然缓缓地脱离开凳子,站住了。

  翁医生替我们看,说先扎三天针,如有效果,继续治疗。我临走好奇地问,翁医生是浦东哪里?“龙王庙。”我又问,龙王庙曾有“金针娘娘”,您可知晓?翁医生好奇地看我,说:“我阿奶。”我长吁一气,原来如此!路上,我给家主婆讲了“金针娘娘”的故事。

  五六十年前,镇上的南泾饭庄老板生了个儿子,小名阿根。实在宝贝,雇了奶妈喂阿根。一个奶妈的奶水喂光了,又请一个。这样一来,小阿根后来除了奶,什么都不要吃。渐渐,竟然不吃奶糕不吃米汤不吃粥,还会抠墙壁上石灰吃。阿根姆妈和全家吓呆。

  阿根姆妈终于打听到,龙王庙有个金针娘娘。治病,不用丸散不煎汤药,只用一枚绣花针。在病人身上东刺刺,西扎扎。扎过的地方,会有黏汁流出。金针娘娘看黏汁的颜色,嗅黏汁的气味,就知道病情如何。

  阿根姆妈说,“儿子是我的,我作主。”抱了儿子雇上三轮车连夜赶往龙王庙。金针娘娘点起香烛,在烛火上烫绣花针。针冷了,开始往阿根手上刺。金针娘娘刺小阿根的两手,刺十根手指的指尖和手指上的每一个关节,正面、反面。小阿根已昏昏沉沉,连痛都不知道。十根手指刺遍,果然有黏黏的黄水滴出来。金针娘娘说,小人有救!阿根姆妈听了,就跪下朝金针娘娘磕头。金针娘娘讲:如果流出的是黑水,就糟了;流出的是黄水,能救回小命。连扎七天,每天只喂米汤。阿根姆妈干脆就在那里住了下来。小阿根就是这样被救活的。从此无恙。(赵韩德)